• 房貸二胎是什麼意思任何問題免費諮詢
  • 土建融屏東東港土建融
  • 銀行房屋二胎免費估貸
  • 民間二胎 民間二胎房貸轉銀行

二胎,二胎房貸,二胎房貸利率,二胎車貸,二胎房屋銀行,二胎借貸,請洽0975-751798

農地貸款 土地貸款成數 土地貸款利率 土地貸款試算 土地貸款年限 土地貸款利息,請洽0975-751798

二胎代償,二胎利率,二胎指南,民間二胎貸款,民間二胎房屋貸款,請洽0975-751798

建地貸款成數 買建地貸款 自地自建貸款 建地貸款銀行,請洽0975-751798

一胎土地融資金額:13.6億元(16億元(假設)8成5) 年利率8% 還息不還本
每月應繳金額:907萬元(0.67%)
開辦費1%1360萬元
限公司法人
(綁約3個月)

車貸利率,車貸試算,車貸銀行,車貸條件,車貸遲繳,車貸利息,請洽0975-751798

信貸利率,個人信貸,小額信貸,信貸試算,信貸銀行,信貸條件,信貸比較,請洽0975-751798

房屋2胎,房屋2胎利率,房屋2胎銀行,房2胎,2胎車貸,2胎增貸,請洽0975-751798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房屋二胎年息6%
7年本利攤,最高9000萬
每借100萬,月還14,609元
平均每月還利息2,704元,本金11,905元
7年84個月總計還122.7萬

全省農地建地個人貸款,
一人500萬,15年還, 年息4%
每借500萬,月還36,985元

公司信貸五千萬7天速撥 (三5)
建地年息8%
房屋二胎6%
公司名下房屋貸9成
全省農建地個人貸款年息4%

文 環球企業傢記者 王思遠抄底入股順風光電和江西賽維,鯨吞無錫尚德,並在短短一年間將排名二十開外的光伏制造企業改造成中國最大的民營光伏電站運營商?“籍籍無名者”是如何做到的!曾經的全球最大太陽能電池板生產商尚德電力正試圖在美國申請破產保護。這距離尚德電力最核心資產無錫尚德的破產重整已近一年的時間。這傢由澳大利亞歸國科學傢施正榮一手締造的太陽能帝國經歷瞭一整年的風雨飄搖。巨人倒下,故事還未完結。無錫尚德破產重整管理人小組在2013年6月正式公開招募戰略投資者5個月後,順風光電國際有限公司(簡稱順風)被正式確定為無錫尚德的戰略投資人。在這場無錫尚德的爭奪戰中,順風擊敗英利、天合這樣全球光伏制造的龍頭企業,還有無錫國聯這位當地政府派出的拯救者,以30億的價格買下瞭無錫尚德。“尚德電力尋求破產保護,對無錫尚德應該沒有特別大的影響。”順風董事長張懿告訴《環球企業傢》,“順風收購無錫尚德是在中國土地上經過政府裁決的,會受到中國法律的保護。”論規模和聲名,順風不僅遠小於無錫尚德,而且也遠弱於與其競購尚德的對手。2011年在香港上市的順風,2012年營收為10.6億元,僅為尚德近百億元營收的十分之一。一個頗可咀嚼的細節是,收購無錫尚德時需交5億訂金。順風2013年上半年在發行4.5億港幣的債券和3.7億元的股東墊資之後,才將持有現金增至4.6億元。剩下25億收購資金是由順風最大股東鄭建明個人先行墊付。然而,經過2013年之後,順風已經與剛剛在香港上市時不可同日而語。據NPD Solarbuzz統計數據,2013年中國光伏電站開發商們安裝瞭創紀錄的11.5GW電站,居世界首位。“2013年中國光伏新增裝機量較上一年增長瞭32%,創紀錄的增速推動著全球光伏市場的前進,東方雄獅開始展現它的領導風范。”NPD Solarbuzz太陽能行業研究員韓啟明說。其中,順風貢獻良多。據順風公告,截至2014年1月2號,順風持有的890MW光伏電站已並網,占2013年中國全年裝機量的7.7%。“2013年光伏電站的新增裝機量,我們在民營企業中肯定是第一。央企要看中電投,等它們的統計出來後就知道。我們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張懿表示。值得一提到是,如此大規模的電站開發、建設、並網,順風光電共花費瞭不到八個月的時間。2013年5月,順風才開始搭建下遊電站團隊,前尚德負責國內項目開發的副總雷霆加入順風,擔任順風光電投資公司總 裁,那時團隊僅10個人。八個月後,順風成為2013年最大的民營光伏電站開發商,雷霆手下團隊超過300人。加上無錫尚德滿產後能達到的2.5GW制造產能和順風光電自身600MW的制造產能,順風在光伏制造端也已位於行業前列。對行業而言,順風仍是一個謎一樣的公司,過去一年的系列舉措也讓人深深不解。一位國內光伏企業高管點評順風30億元收購無錫尚德並要再投入30億元用於生產經營時說,“能拿出60億的資金,為什麼不新建產能?”而且,尚德的渠道經過破產重整,已經動蕩不少。“尚德唯一的價值隻剩品牌瞭。”這位光伏企業高管說。在下遊電站的佈局同樣讓業內人士詫異。2013年上半年,在國內光伏下遊政策仍不明朗、電站運營商都在憂慮並網問題和電價補貼滯後時,順風在西北收購電站以及開發電站項目動作巨大,僅7月份就收購瞭十幾個電站項目。2013年順風在電站上投入的資金近80億元。一位研究光伏的券商高管說,“順風的動作,看不懂。”從來沒有民營企業在光伏下遊電站上下如此重註。一位長期關註光伏下遊市場的人士覺得,順風如此大力度收購電站目的在於通過電站資產來增發股票募集資金。順風在下遊佈局的虛實,業內都在猜測和觀望。順風最大股東鄭建明告訴《環球企業傢》,光伏未來發展的方向在下遊,順風就發力下遊,恰逢無錫尚德的收購機會,順風做下遊電站又需要組件產品,就並購瞭尚德。“順風做的是很簡單的事情,很正常的邏輯。”鄭建明說。張懿認為,光伏業內的人不理解順風的打法,在於他們還是以傳統制造業的思路在理解光伏業。對於順風來說,鄭建明和張懿這樣熟悉資本市場的人加入,無疑可以利用金融杠桿撬動更多資源。韓啟明認為,順風的巧妙之處在於借助瞭香港的上市公司平臺進行融資,同時收購大量電站資產。“去年二級市場的人,沒有跟順風的都比較遺憾,失去瞭超額回報的機會。”韓啟明對《環球企業傢》說。目前,順風股價已從2012年12月底的0.3港元升至現在的6港元,順風市值也達到近130億港元。張懿說,股價和市值的上升不是目的,資本市場是順風融資的手段,錢還是要投到行業裡去的。入場順風由湯國強2007年成立,湯起初隻將其作為一傢制造企業來打造,這在那一年是最正常的邏輯,供不應求的市場環境使眾多玩傢加入光伏制造的陣營。可2011年順風香港上市之後,市場就開始發生變化,制造產能快速擴容和歐洲光伏補貼的下調引發下遊需求收緊,整個光伏市場供大於求,苦日子開始。市場發生變化時,有人退出舞臺,也有人登上舞 臺。鄭建明是光伏低谷整合期時入場的最引人關註的玩傢,分別以2億港元和3111萬美元成為順風第一大股東和賽維LDK第三大股東。鄭建明1990年起下海經商,早年做地產業起傢,現在投資已經橫跨十多個行業。鄭建明關註光伏行業已經多年,但早年尚德、英利、天合、阿特斯等在制造端的高速發展,讓鄭建明當時入場毫無優勢,因此沒有趕上第一波步伐。隨著2011年光伏市場逆轉,入場時機才到來。這符合鄭的一貫風格。“經濟低谷期時,我會快速擴張。”鄭建明說。其最新投資是斥資10億港元入股熔盛重工,成為熔盛第四大股東。眾多周知,造船業也是正在過苦日子的行業。2012年11月,鄭建明和湯國強在香港見瞭一面,半小時談定瞭順風的股份轉讓。鄭建明選擇順風的原因在於:其已在香港市場上市,制造產能規模不大,負擔小。2012年11月26日,鄭建明以2億港元獲得順風29.65%股份成為第一大股東。鄭建明入股後,順風開始把光伏下遊電站作為戰略性發展方向。一個人的加盟對順風能夠如此快速地開發下遊電站起到關鍵作用,這個人就是前尚德負責國內市場開發的副總雷霆。雷霆是國內最早做光伏電站的人之一,曾參與國內第一個10MW光伏電站項目的開發建設。雷霆介紹,尚德最早在國內做光伏下遊電站開發是為推動市場,2009年9月30日並網發電的石嘴山10MW電站項目,就是尚德和中電投合作興建的。尚德曾經是國內下遊光伏電站市場的大力推動者,可電站並非是其核心戰略。“當時尚德還是以制造為主,開發建設下遊電站是不得已而為之,因為要開拓市場。”雷霆說。而且由於政策和投資並不到位,尚德在電站市場的規模不大。2012年8月,施正榮卸任尚德電力CEO時,雷霆就接到不少邀約電話—“施總都不在尚德做瞭,你還在尚德幹嘛,來我們這吧。”2013年3月20日,尚德破產重整開始,各方橄欖枝更是紛紛拋來。在電力央企、國內大型光伏企業以及順風中,雷霆選擇瞭當時規模最小的順風。雷霆告訴《環球企業傢》,選擇順風的原因在於其將核心戰略定位於下遊電站開發。在順風大半年的電站項目開發建設中,雷霆覺得“找到方向瞭”。順風現在的掌舵者張懿是由鄭建明邀請加入的。2013年上半年,鄭建明找到瞭跟他相識十多年的時任地產開發商合生創展董事局副主席的老友張懿,張懿有著多年銀行業從業經驗。2012年,合生創展年銷售額116億元,規模是順風的10倍,張懿在合生創展是僅次於創始人朱孟依的二把手。對鄭建明的邀約,張懿思考瞭幾個月,他和鄭建明對宏觀經濟都感興趣。張懿十分認可鄭對於宏觀經濟趨勢的判斷。1997年時,鄭建明預判到亞洲金融危機的到來,提前將其在香港的資產撤出。現在,鄭建明又看好光伏下遊的電站市場,對此張也認可。張懿認為,中國的房地產行業在2000到2010年是高速增長期,房價漲幅達8至10倍;2010年至2020年屬於抗通脹期,房價仍會增長,但幅度有限;但到2020年後可能會進入價格拐點。而光伏下遊的電站市場剛剛開啟,未來的增長潛力不可預估。於是,張懿同意瞭鄭建明的邀約,在2013年7月加入順風光電,接替湯國強,成為順風光電董事長,開始把順風打造成下遊電站市場的生力軍。鄭建明入場光伏後,並沒有跟行業有太多橫向的交往。他也不願意在順風任職、置身到前臺來。“跟市場保持距離,才能思考。我不希望被太多的事情限制,不願意在上市公司擔任高管,希望能留時間琢磨自己感興趣的事情。”鄭建明說。張懿介紹,順風現在的管理層架構是,他擔任董事長;前中電投高管王祥富擔任首席執行官;史建敏擔任執行董事兼無錫尚德CEO,負責生產板塊,包括無錫尚德和順風自身約600MW的制造產能;雷霆擔任順風光電投資公司總裁,負責西北大型地面電站項目開發建設。“我們現在的團隊既有電站行業專傢,又有金融專傢,大傢比較互補,結合起來,各執其責。”張懿說。接盤當無錫尚德要引入戰略投資人消息出來的時候,順風管理團隊中有人提議要參與競標。在2013年9月,順風董事會特意開瞭一次會。張懿介紹,那次會議並沒有達成共識,董事會內部有不同的聲音—下遊光伏電站是已經確定的方向,為什麼又要來做制造?時隔一個星期,順風又召開瞭一次董事會,這次會上大傢達成一致,決定參與無錫尚德的收購。原因有三:首先無錫尚德的品牌還是有一定價值和影響力的;無錫尚德的技術團隊和技術研發能力在行業屬於相對領先的水平,可以借助無錫尚德的研發平臺來推進電池組件的成本下降,進而實現電站成本下降;另外,無錫尚德的制造產能可以為順風的電站進行配套。韓啟明說,隨著下遊市場逐漸擴容,電池和組件產品會日益緊俏,尤其是電池。無錫尚德的P2工廠就是電池生產廠。現在尚德內部都在討論,在尚德破產重整時被無錫星洲工業園區接管的P4工廠,也要轉給順風,P4生產的多晶電池效率位列行業前列。關於為何不新建工廠而收購尚德,張懿的回應是,尚德2.5GW的產能,如果要搭建起來沒有一兩年是不可能實現的,而且30億的資金也無法搭建出如此大的產能。順風董事會達成一致後,就開始參與到無錫尚德的競標中。由於其在第一輪戰略投資者名單中未出現,在第二輪中加入時令所有人驚詫。當時順風由於頻密在國內收購電站已經開始被關註,通過在資本市場增發獲得資金收購下遊電站,讓很多光伏業的人給順風貼上“資本運作”的標簽。當時無錫尚德引入戰略投資人的局面又是怎樣呢?2013年6月,無錫尚德破產重整管理人小組正式公開招募戰略投資者,包括英利、天合在內的5傢戰略投資者參與瞭第一輪談判。雖然有多方參與,但一位關註此次交易許久的光伏企業高管在談判進行時的判斷是,“這個案子是個定向議標,為瞭給無錫國聯接盤定個價,之所以有英利、天合等介入,是政府告訴大傢不是隻有無錫國聯在玩。”這個判斷一定程度上投射出當時很多光伏業內人士的看法。然而順風突然在2013月10月參與到無錫尚德的案子中,並最終以30億元的價格成為無錫尚德的戰略投資人。由於這個結果太過意外,甚至有人猜測鄭建明與無錫政府關系深厚,才得以接盤成功。事實上,整個競標的過程中,鄭建明隻去瞭無錫政府兩次。第一次是在2013年10月,鄭建明在無錫政府問瞭這樣一個問題—想不想讓無錫尚德再進行第二次破產重整?當時競標的英利、天合,本身就有龐大的制造產能,而且還沒完全釋放。“就像一個農民傢有50畝地,才耕瞭30畝,邊上又騰出來100畝地,他又想去買,最終兩頭都耕不好。”鄭建明如此比喻。張懿說,如果英利、天合收購瞭無錫尚德,隻是產能疊加,而在下遊電站有龐大佈局的順風對於尚德來說,屬於下遊配套。這點是無錫政府所看重的。而且,2013年光伏業整體困難,制造企業負債率高,很難拿出大量資金來收購。“我們得到的消息是,最初參與談判的企業中,保證金隻有英利一傢交,如果第一輪保證金都交瞭的話,後面也沒有順風什麼事瞭。”鄭建明說。無錫國聯則因為國有企業的背景,既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又在交易中處於尷尬的位置。“如果國聯來接,價格太低,大傢會覺得政府有非市場的行為在裡面。如果接盤後運營情況不好,會有聲音說是政府在操作市場。”張懿說。而且順風給出瞭競標者中較高的報價—30億元。“我們的出價是比較高的,而且從無錫政府的角度來看,這是按照市場化的方式來做的。”張懿說。2013年11月12日,無錫尚德重整案第二次債權人大會上,順風被正式確定為無錫尚德的戰略投資人。而由於順風上半年的現金僅有4.6億元,剩下的25億元收購資金由鄭建明作為股東先行墊付。2013年11月29日,順風發佈公告稱,向6名認購方發行35.8億港元(折合28.14億元人民幣)零息可換股債券,期限為10年。順風發行這筆債券的全部款項將用於無錫尚德的收購。臨近付款前的一個星期,行業中開始傳出順風和鄭建明無力支付25億元的聲音,鄭建明為此又去瞭一趟無錫政府,僅待瞭10分鐘,承諾一個星期內資金會打過去後離開。2013年12月19號,鄭建明將25億打到無錫尚德管理人賬戶上。2014年2月,順風召開股東特別大會通過整個重組計劃後,便可以將收購資金歸還給鄭建明。無錫尚德的法人代表已經由順風的CEO王祥富接替。無錫尚德成為順風在光伏業佈局中生產板塊的重要一塊。張懿介紹,順風派執行董事史建敏負責無錫尚德的業務內容。2014年1月中旬,張懿到無錫尚德召集約150名中高層開會,這次會議目的是為尚德員工打氣。會上,張懿向尚德員工傳遞的聲音是,管理層不會動,人員也不會動蕩;順風2014年會有3GW的電站建設規劃,可以部分保證尚德的組件銷售,同時尚德組件也要有能力在市場上銷售。張懿對尚德產能恢復的規劃是,2014年上半年,尚德要恢復80%的產能。到2014年底,恢復全部產能,屆時尚德每年組件產能會達到2.5GW。而且,現在的無錫尚德是一傢零負債的企業。“現在尚德內部士氣很足,從行業龍頭一下子跌落到現在這個樣子,每個人都憋瞭一口氣,要把尚德重新做起來。”鄭建明說。在給尚德員工鼓勁的會議上,張懿也感受到尚德團隊有浴火重生的感覺。電站2013年12月8日下午兩點,順風在甘肅金昌的50MW光伏電站並網發電,由於這是順風的第一個並網項目,雷霆現場親自督戰。雷霆說,這對順風是一個標志性的項目,“業內也有人擔心我們的實力,我們要盡快做出來。”金昌電站從下午兩點並網到晚飯時分,已經生產1萬度電。為慶祝電站並網,也為瞭犒勞西北荒漠的電站團隊,當晚順風買來十隻羊為晚飯加餐。接下來的半個多月中,順風開始頻繁地有電站並網。截至2013年12月31號,順風共有32個項目890MW電站接入電網。能夠在過去的一年中有如此大體量的光伏電站建設和並網,源於順風在2013年上半年的提早佈局。2013年4月雷霆加入順風,一個月後開始搭建下遊電站的團隊。當時恰逢尚德破產重整,從兩萬人裁員到幾千人,尚德做國內電站項目的人要面臨新的選擇,不少人就選擇瞭順風。最初順風電站團隊的十幾個人就是以前雷霆在尚德的老部下。隨著項目數量越來越多,順風電站團隊又吸納不少人才加入。2013年5月,順風開始在各地收購電站項目。2013年上半年對於光伏電站開發而言還是未來方向不清晰的時間段。“政策還不是很明朗,大傢對電站的下一步發展趨勢還在觀望。那些手上拿著項目的人,如果有人真的合作還是希望盡快變現的。”雷霆說。到2013年9月時,順風手上儲備的項目已經高達2.5GW。雷霆和順風電站團隊在行業內多年的積累,也讓他們對各地的開發商、光照資源、有沒有上網接入條件等有瞭解和判斷,“我們調動瞭很多以往的渠道和資源。”雷霆說,順風團隊在電站項目上的專業性增加瞭行業和合作方的信任感。在一些電站項目的收購談判上,最快一個小時能夠敲定。根據韓啟明與順風電站團隊的接觸,發現團隊大多數人都有三到四年以上的大型地面電站項目的開發和建設經驗。2013年7月4日,國務院出臺《國務院關於促進光伏產業健康發展的若幹意見》(以下簡稱“24號文”),規劃到2015年國內光伏發電總裝機容量達到35GW以上。“24號文”不僅規定瞭未來具體的裝機量,還首次提出上網電價和補貼資金按月結算的規定,並規定上網電價及補貼的執行期限原則上為二十年。“明確電價和結算方式,是對這個行業的一針強心劑,政策講得非常清楚,要求財政、金融、土地要配套。”張懿說。鄭建明介紹,順風一直是跟著政策的鏈條在走。2013年7月份政策出臺,順風的電站都是在此後才開始動工建設。“我們在等待政策窗口期提早佈局,收購項目。等態度明朗、政策細化後再開始動工建設。”鄭建明說。順風電站團隊在國內電站項目上長時間的積累可以讓其規避一些風險。比如他們曾經接觸過內蒙古的一些項目,由於風電集中建設,風電送出問題已經很嚴重。於是順風在內蒙古一個光伏電站項目都沒有建設,隻是關註後續情況。瞭解到新疆哈密日照條件非常好,而且有750KV的高壓線,有良好的送出通道,所以順風在新疆一次性開工瞭25個項目,裝機容量達540MW。順風從2013年9月份起,電站工程全面動工,施工團隊選擇跟業內的EPC(交鑰匙工程總承包)團隊合作。雷霆感嘆,以往入冬之後電站工程就沒法繼續,恰逢2013年是暖冬,順風在西北的電站工程一直持續到12月。“項目所在地的政府、電網公司對項目建設並網給瞭大力支持,才可以在很短時間完成,按部就班肯定不能夠實現。”雷霆說。光伏電站項目的核心競爭力實際是資金。和風電對比來看,現在風電運營商還是以五大電力央企為主,原因在於央企能夠獲得銀行貸款這樣低成本的、大量的資金。早在2005年就在海外開發電站的天華陽光董事長蘇維利表示,資金是其在國內開發電站項目的最大制肘,天華陽光在國內的電站項目都是利用自有資金投入來做的。“銀行應該對光伏電站資產的價值給予認可。”幾個月前,蘇維利曾對《環球企業傢》說。順風有香港上市公司的平臺,可以在資本市場上較為方便地融資。在融資能力上,順風還有很重要的一個籌碼就是大股東鄭建明。鄭建明曾幾次認購順風債券。例如,2013年1月,順風向鄭建明發瞭4.49億元可換股零息債券;2013年7月,順風又向鄭建明發瞭9.305億元可換股債券。順風公告稱發債所得資金將用於發展及建設太陽能發電站。“鄭總有實力,對行業也經過瞭很長時間的跟蹤,他看好這個行業,真金白銀地投入,在這個情況下,銀行也會投錢進來。”張懿說。“我會長期持有在光伏業的股份,這個行業長線我是看好的。”鄭建明告訴《環球企業傢》。除在資本市場上發債融資,順風也能獲得銀行貸款開發建設電站。張懿介紹,順風電站的銀行貸款大部分是2013年10月到12月這三個月拿到的。在2013年7月,“24號文”的出臺增加瞭銀行的信心,“國開行先行給我們貸款,其他銀行也跟進。”2013年順風將近80億在電站的資金投入中,有一半來自銀行貸款。而關於未來,張懿表示,順風將投入一部分資本金出來,銀行貸款也將占一部分。“我們做事情很透明,所有事情都會清清楚楚。去年承諾的是600MW,實際上超過瞭50%,對資本市場來說他們也覺得比較驚喜。”張懿對《環球企業傢》說。順風的32個電站都在2013年12月內並網,之所以在2013年年底前要全部並網,是為保證2013年1元/度的光伏上網電價。一位關註光伏的金融業人士認為,光伏電站是個“快魚吃慢魚”的市場,這也是順風要在2013年大面積做電站的原因。從歐洲光伏電站的發展軌跡來看,隨著時間的推移,電站的補貼一定會下調。早建設早並網意味著能夠拿到更好的上網價格。張懿介紹,順風現在的定位是電站運營商,短期內沒有出售電站的計劃。雷霆認為,順風在2013年的大規模光伏電站佈局積累下瞭先發優勢。“大傢會看誰有實力,選擇和誰合作。最近找我合作2014年電站項目開發的人很多,我這邊門庭若市。”雷霆對《環球企業傢》說。韓啟明認為,如果能夠並網滿發電,光伏電站能夠實現每年10%以上的投資回報率。然而不確定性的因素也在於是否能夠保證並網且滿發電。現在西北大面積興建電站,電站的建設速度太快,導致地方電力公司送出通道的建設速度趕不上電站的速度。“2013年底太多電站建設,而升壓站的建設滯後,一些電站在2014年不會滿發,2015年這個問題應該可以解決。”韓啟明對《環球企業傢》說。順風的挑戰則在於如何在接下來的一年內解決這個行業性的問題,保證2014年的資金池。順風過去大半年高速發展,能夠在八個月內完成890MW的電站建設並網,是不少同行要花幾年的時間才能實現的。“原因還是在於我們能夠未雨綢繆、提前戰略佈局,加上團隊的執行力。”張懿說。2014年,順風還有一個更龐大的電站建設目標,新增裝機量將達3GW,如此大量的電站需要撬動更多的資金投入到電站中。張懿相信2014年光伏業的投資環境會有很大改 善。

土地2胎光伏大玩傢

內容來自hexun新聞

新聞來源http://news.hexun.com/2014-03-05/162744736.html

房屋二胎免費估貸
    2胎房貸銀行利率比較缺錢急用哪裡借錢八德二胎借貸二胎年息銀行車貸利率試算二胎年息銀行房屋二胎免費估貸民間2胎利息缺錢急用哪裡借錢二順位房貸辦理銀行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農地變建地條件算公式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2胎房貸銀行利率比較缺錢急用哪裡借錢八德二胎借貸二胎年息銀行車貸利率試算二胎年息銀行房屋二胎免費估貸民間2胎利息缺錢急用哪裡借錢二順位房貸辦理銀行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農地變建地條件算公式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
    2胎房貸銀行利率比較缺錢急用哪裡借錢八德二胎借貸二胎年息銀行車貸利率試算二胎年息銀行房屋二胎免費估貸民間2胎利息缺錢急用哪裡借錢二順位房貸辦理銀行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農地變建地條件算公式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陳怡臻的部落?

v4porterah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